廈門大學海洋與地球學院

                    College of Ocean and Earth Sciences
                    教師后臺登錄
                    學院辦公系統
                    研究生座位申請
                    實驗教學中心
                    學院校友網
                    教室查看/預約
                    學院簡介/年報
                    科考船簡報
                    海洋科技博物館
                    樂育英才,墨香滿書院——記海洋生物學家廈門大學丘書院教授
                    李妍彥 沈雅威 海洋與地球學院 2019/7/5 950 返回上頁

                    1944年,時年20歲的丘書院從紅軍長征集結出發地——江西省于都縣出發,徒步前往當時因戰火而內遷福建山城長汀辦學的廈門大學。那時的他未曾料到,今后的七十多年將從此與廈門大學、與廈大海洋結下不解之緣。

                    而我們,能從廈門大學2019年“南強杰出貢獻獎”頒獎現場及頒獎詞窺見這段悠長歲月的浪漫——“丘書院教授,我國著名海洋生物學家。七十一年來,他潛心海洋魚類學和海洋浮游生物學的教學科研,是我國上升流生態系研究的開拓者之一,編寫的魚類學講義是國內魚類海洋學的第一本教材,全程參與的福建魚類志是國內第一本地方性海洋魚類志。他愛書惜書不唯書,不斷書寫海洋新發現,創新采用實驗生態學的方法,發現了球櫛水母的口道囊結構,填補了歷史空白;在國內率先進行燈光捕魚技術的研究并取得成功,榮獲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獎。他淡泊名利、樂育英才,他的故事永遠散發著濃濃的墨香,那是書院特有的墨香。”

                     

                    長汀求學,海洋夢的最初見證

                    丘書院先生就讀本科的前兩年,即1944年至1946年,彼時正值全國抗日戰爭的決勝時期,烽火硝煙下,廈門大學在長汀辦學的時間堪堪邁過7年門檻,依然沒有絲毫退縮而愈久彌堅。無怪后來有評論說,廈門大學成為當時粵漢鐵路線以東僅有的國立大學,也是當時最接近戰區的國立大學,無愧為“加爾各答以東第一大學”,撐起中華民族高等教育的東南半壁。

                    這種自強不息、堅毅卓絕的辦學精神感染著、激勵著每一位師生——“廈大同學可說大部分都是敬惜光陰愛書如命的英雄好漢,無論上課或節假,無論在圖書館或野外,你??砂l現他們不是在溫習功課,便是在閱讀書報,這種勤勉的風氣是造成廈大聲譽的主要原因。”當年“長汀校區”雖然簡陋,但廈大學子刻苦攻讀的場景給丘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年輕時在廈大的求學經歷,不僅塑造了丘書院扎實勤勉的學習態度,同時也成為他與海洋結緣的最初見證:在這里,他聽到了生動有趣的“海洋第一課”,遇到了唐世鳳、鄭重先生等前輩,并在其啟蒙指導下對海洋科學尤其是海洋生物學研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而正是在這些老前輩的努力籌備下,1946年,中國最早的海洋學系和海洋研究所在廈門大學創立,這是后來人們稱廈大為“藍色搖籃”的原因。在此背景下,丘先生本科畢業后留校任海洋系助教,也為后來的一切寫下伏筆。

                     

                    躬行實踐,現場的話語權

                    1948年畢業后,丘先生在工作之初就取得了他科研生涯中第一個突破性的成果——球櫛水母的“口道囊”結構的發現。當時學界對球櫛水母的“口道囊”結構的研究普遍采用顯微鏡目測方法,而丘先生創新性地采用了進食觀測的實驗生態學方法,經過長時間的連續觀測,向世人展示了球櫛水母的進食過程,進而發現了隱藏在顯微鏡背后的水母構造。這一研究成果達到當時世界領先水平。

                    80年代,已近花甲之年的丘先生為了厘清我國沙丁魚類的類型及分布情況,帶著學生親自從遼東灣沿著中國東部海岸線一直到南端的海南島,沿路采集沙丁魚類生物樣品。丘先生的開門弟子,廈門大學楊圣云教授回憶起那時候和丘先生一起走南闖北采樣的過程仍感慨萬千:“福爾馬林、紗布、手電筒、軍用水壺、蒜頭、鹽、咸鴨蛋,一個大鐵皮箱子,這些便是當時丘先生全國采樣的全部裝備。即使住宿、交通、實驗條件都十分簡陋不便,但丘先生十分注重現場,從不放棄。”在歷時整整兩年的實地考察后,丘先生確認分布在我國海域的沙丁魚遠不止當時學界認為的4種,而是10種——這一發現,為拓展我國的魚類學內容,開發上層漁業資源利用做出了很大貢獻。

                    即便后來年紀漸漸大了,丘先生也仍沒有停下野外實踐調查的腳步,因他始終堅信“理論與實踐相結合” “在實踐中發現問題”,本著執著探索的精神永遠走在調查研究的一線。當然,還要“緊跟時代研究潮流”,善于開拓創新、解決新科學問題。

                     

                    科學視野,“走出去、引進來”

                    作為廈大海洋學科的繼承人和創新者,丘先生的研究內容十分廣泛,包括海洋浮游生物學、海洋魚類形態學、分類學、生物學、魚類資源、海洋漁業及漁業史等多個領域,且在各個領域都有不菲成果,這源于他對多學科交叉發展的遠見卓識和國際視野,且善于將其轉化為對自身研究具建設性的方向和內容。

                    60年代,丘書院從當時的文獻資料中發現了前蘇聯在燈光捕魚方面有著技術性的突破,據此,他率領團隊在國內率先開展燈光捕魚技術的研究并取得成功,這一成果榮獲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獎。

                    丘先生還在國內開創性地提出上升流生態系研究理念,這便是多學科交叉融合的現實案例。過去,國內的水文與漁業往往是分開研究的,丘先生與海洋所等多家單位共同合作,促進了非洲西海岸上升流與魚類之間關系研究的發展。80年代初,他還作為我國的唯一代表,參加在西班牙召開的“上升流生態系研究”國際學術會議。

                    在科研的道路上,丘先生始終持有廣闊的國際視野。他說,對外交流的過程便是接觸學科前沿的過程,正因為如此,他也特別鼓勵學生先“走出去”,再“引進來”。

                     

                    樂育英才,傳道授業解惑

                    扎實的基礎知識、重視現場的教學理念、廣闊的科學視野,這些丘先生自己身上的閃光品質,通過言傳身教、潛移默化地感染著他的學生們。也因此,學生們提起丘先生無一不感嘆他對學生教導之耐心與關懷之深切。

                    從教七十一年,從助教到教授,無論職銜如何變化,他一直是學生眼中親切的老師,也是受人尊敬的長輩。廈門大學李少菁教授對此表示:“丘老師應當說是一個很博學的老師,他對我的教育是很大的、對我幫助也是很大的。我們之間的師生情誼一直是很好地保持著,我對他是很尊重的。”在廈門大學陳明茹教授的心目中,丘先生不僅在學術上很嚴謹、善鉆研,而且他尊重同事、愛護學生、與人為善,總是很正面肯定別人的優點。

                    作為導師,丘先生非常善于培養學生自覺學習的能力,注重書本知識與實驗教學相結合,積極引導學生尋找感興趣的研究方向。陳明茹教授回憶起和丘先生一起去野外調查的經歷,十分感慨:“我們那時候要到福建沿海采集軟骨魚類的樣品,當時丘先已經是七十多歲了,每次他都堅持和我們一起去,一起抬裝標本的沉重鐵皮箱子。擔心大家體力不好,他還會準備好點心,他對學生既有學術上的認真,又有生活當中的關照和體貼。”楊圣云教授也表示,丘先生從來不會把自己的意圖強加給學生、給學生限定死板的思路方向,他總能充分發揮學生自己的主觀能動性。

                    在網絡不發達的年代,文獻資料十分寶貴。課前,丘老師都會悉心收集文獻、裝訂整齊,分專題、編上號碼發給學生,為學生們提供獲取學術前沿相關知識的有利條件。至今,丘先生的學生們還在實驗室保存著當年上課時丘先生為他們整理的文獻材料。

                    這,亦是一種傳承!

                     

                    墨香書院,書寫“大海洋”故事

                    熟悉丘先生的人都知道他愛書、珍惜書。

                    丘先生從事海洋魚類學的研究,但凡與之相關的書籍,他幾乎都收之麾下。解放前國內有關魚類學的書籍非常之少,很多書籍只能依靠摘抄和翻譯,丘書院至今還留有這些書籍的手抄版本,細致到每幅插圖都完整地保留。幾次搬家,他也用最大的努力做好書籍的搬遷工作,甚至還詳細地做了書籍搬遷目錄。他的家人都知道,“這些書都是他的寶貝,那些標本,哪怕只是片段,他都要留著。幾次搬家,他都要一一點清楚,擺整齊。”如今,丘先生年事已高,記性大不如從前,但他仍能憑著自己對書本的熟悉和分類準確地找到想要的書籍,哪怕是在眼睛重影看不清的時候。

                    丘先生現已是九十五歲高齡,但當他翻看起老舊的相冊以及親手編寫的書籍資料時,這位白發蒼蒼的耄耋老人就精神抖擻、兩眼發亮,仿佛重新回到意氣風發、為學術和科研到處奔波的年輕時候。親手制作的魚類骨骼標本和滿書柜的古舊書籍資料,好像在和過去幾十年的科學研究生涯相互映證,狀似平靜地講述著金色的回憶里不斷奔走的年年歲歲。

                    七十多年求學與科研之路,丘書院將青年、中年、老年時光都付與了我國海洋科學事業的發展,點點滴滴,成為不可磨滅的印跡,成為海上絢麗的浪花。一輩人的故事乃是一個時代的縮影,讀懂這一輩人的“千磨萬擊還堅勁”,就是讀懂新中國的奮斗七十年;讀懂廈大海洋生物學的發展史,就是讀懂新中國七十年發展的壯美畫卷。

                    艱難困苦,玉汝于成,如今,我國的海洋學科研究正不斷發展壯大,時代給予我們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愿一代一代海洋人才薪火相傳、奮力拼搏,“海洋強國”之夢不會遙遠!

                    參考文稿

                    1、歐陽桂蓮.丘書院:墨香書院 依舊芬芳. https://news.xmu.edu.cn/2019/0428/c1552a367586/pagem.htm?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2019.

                    2、丘書院百度百科. 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8%98%E4%B9%A6%E9%99%A2/4527549?fr=aladdin,2019.

                    3、姚玲,陳杰.徜徉在書的海洋――訪廈門大學海洋與地球學院丘書院老教授. https://alumni.xmu.edu.cn/info/1022/1857.htm


                    相關鏈接:
                    樂育英才,墨香滿書院 ——記海洋生物學家廈門大學丘書院教授


                    香港跑马网投平台